大公產品

首頁 > 藝文 > 正文

?如是我見

時間:2020-07-29 04:24:06來源:大公報

文秉懿

勿 忘

  由於行程延誤,到達盧溝橋的時候已經是黃昏。遊人稀少,人聲在風中盪漾,漸漸越飄越遠,越來越弱,幾乎消失。這番情景,頗有「夕陽西下,斷腸人在天涯」的況味。

  我把握時間,在殘餘的陽光中,靠住橋的欄桿慢步,一邊走,一邊欣賞每一個獅子雕塑。聽說這些石雕是花了心思的,各種姿態和表情有異。我大略看了一遍,果然是事實。關於獅子的數目,也存在不同說法。當年這些石獅目睹侵略者闖入我國疆土,見證漫長苦難日子的開始。幾十年來石獅子都默默坐在這裏,似乎與每一個遊人談舊事,說歷史。悠悠往事,它們記得;當中悲憤,它們懂。

  橋上中間一段路是本來面目,兩旁是後來鋪設的。我站在這段滲透血淚的石路上,彷彿見到侵略者的腳印。踏在上面,每一步都引起錐心之痛。到底這許多年,我們的先輩是怎樣走過這條苦楚的人生路?天色黑下來,一定要離開了,我走到「蘆溝曉月」碑旁邊拍照,作為這趟遊覽的結束儀式。拍照時,心情跟以往拍「到此一遊」照有些不同,興奮的感覺十分淡薄,心裏一陣沉重。

  這就是盧溝橋,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,這裏是八年抗戰的起點。

  余生也晚,慶幸逃過這場折磨,不過小時候聽祖母一抹眼淚,一把鼻涕地述說那段經歷,心有戚戚然。閱讀歷史書籍,其人其事,歷歷在目。從種種資料,我見到殺戮,聽到慘叫。一次聚會,更加讓我接觸到活生生的歷史。

  抗戰勝利六十周年那年,我參加一個有關這個主題的徵文比賽,僥幸獲獎,得以出席午餐敘會。主辦方邀請了幾位抗日軍人出席,幾位老人家跟我們敘述往事。他們的肉體衰老,可是豪邁的氣勢從未減弱。這是我第一次現場見到英雄,聽到他們親口講述抗敵歷史。其中感受,比看電視訪問真實。六十年過去,記憶猶新。國家民族的傷痛,永遠不會撤出記憶。

  記住歷史,並不是要記住仇恨,俟機復仇。戰爭奪去多如星數的生命,拆散大量家庭,蹂躪無數女性,造成永遠無法補償的傷害,這是事實。不過,原諒往往是治療傷害的方法。很多年前在英文頻道看過一齣紀錄片,記者訪問一個法國人,詢問他對於侵略者抱持什麼態度。他的回答是,他可以原諒,但不會忘記。

  英文字幕上出現了「forgive」與「forget」,之後我就記下這兩個單詞。記得,是為了避免再度犯錯??上в行┤耸遣恢诟?,總是濫用原諒,一錯再錯。觀乎現今世界,軍國主義從未絕種,損人利己的國際政策仍然實行,這是十分危險的信號,所以我們必須時刻作自我提醒。

  每一個人都有責任記住歷史,尤其是祖國的歷史。勿忘!勿忘!

最新要聞

最新要聞

最受歡迎

7m篮球比分直播网 嵘创信投 最新股票大盘 上证指数今日收盘点位 黑龙江快乐十分一定牛 股票春节开盘时间 一分钟11选5 8月11日股票行情 江西福彩快3预测 北京快三走势图一定牛预测 3d试机号绕胆图怎么使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