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公產品

首頁 > 藝文 > 正文

?過眼錄\張煒的「文學」回憶\劉 俊

時間:2020-02-11 04:23:56來源:大公報

  張煒的小說大家都愛看,他的《古船》、《秋天的憤怒》、《九月寓言》、《你在高原》已成為中國當代文學中較突出代表。張煒的小說,以大地/野地為體,以歷史、政治、人性為維,在一體三維中,展開文學畫卷,具有一種渾厚、凝重、深刻的力量。除了寫小說,張煒也寫散文。從《張煒文學回憶錄》中不難發現,張煒的散文在精神氣質上,與他的小說有某種共同之處:雄渾、厚重,不乏犀利,而在敘述風格上,則透著親切、實在和幽默。

  張煒的家鄉在膠東地區,他從小生活在海濱叢林,叢林既帶給他孤單,卻也給他帶來歡樂,幼年的「叢林」經歷,使得張煒對於山裏、海邊、林子中發生的一些稀奇古怪的事,總是充滿了好奇,比如對於「老李花魚兒」的神神叨叨;對於海邊「鋪佬」說的「找腿的女人」的故事;對「老酒餚」這個怪人;對於神秘的「河汊隱士」……張煒都覺得很有意思,有些還被他寫進了小說。對於這些神奇現象,張煒不但尊重而且懷有敬意。

  神奇之外,人間更多的還是現實。山東地處北方,下雪是常事,可是張煒卻「對下雪有一種極為複雜的感情」,他也知道「潔白的雪地多麼美啊」,可是他「卻深深地恐懼」「飄飄下落的雪花」,因為下雪了,他的父親就要受罰「在外邊躬腰掃雪」,這使他「詛咒下雪」──詛咒的背後,其實是那個特殊年代,張煒對父親深深的愛!

  特殊年代,愛的表達方式也特殊。初中畢業後張煒留在校辦工廠工作,他發現,與他一起上班的一男一女,「關係緊張,平時不大說話,要說話也大半是頂頂撞撞」,背後兩個人則互相「發狠地說著另一個的壞話」,可是無人的時候,男的卻捏女的大腳趾玩,女的則「不吭一聲」?!敢荒赆?,他們結婚了」。對此張煒幽默地寫道「這使我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裏,認為所謂戀愛就是相互頂撞、捏大腳趾、背後裏誹謗對方」。

  世界的神秘、現實的殘酷和人性的複雜,構成了張煒「文學」回憶的核心內容。

逢周二見報

最新要聞

最新要聞

最受歡迎

7m篮球比分直播网 足球比分网90vs 福彩3d试机号关注码金码 江苏体彩7位数机选 全民捕鱼技巧视频教程 下载波克棋牌完整版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图感觉 黑龙江22选5开奖时间几点 兴业证券股票行情走势图 应流股份股票 个股分析报告范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