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公產品

首頁 > 評論 > 正文

?沒有最醜陋,只有更醜陋的「抗爭」/卓 銘

時間:2020-03-05 04:23:42來源:大公報

  猶記得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未幾,美國《時代》雜誌發表了一篇名為「冠狀病毒帶出香港抗爭運動醜陋一面」(The Coronavirus Has Brought Out the Ugly Side of Hong Kong's Protest Movement)的文章,指反對派要求「全面封關」一事,反映出部分香港人將內地人「非人化」的狹隘種族主義,而由「修例風波」衍生而出的暴力行為,亦漸漸向恐怖主義靠攏。如今回頭看,只覺這篇文章許是發表得太早了,因為所謂的「抗爭」沒有最醜陋,只有更醜陋。

  遠的不說,就說最近有西貢區區議員提出以兩名「義士」命名公園的動議,這已不是單純將民生議題政治化那麼簡單,而是消費死者,是不折不扣的吃人血饅頭。會議中,有部分反對派都覺得提出此等動議太過造作,恐斷送「黃絲」支持,於是也不管自己人之間的情義了,紛紛光速割席大加撻伐。

  《時代》文章提到,自內地開放自由行以來,港人與內地人之間不乏衝突,一些人以「蝗蟲」等稱呼把內地人「非人化」,而今次新冠疫情,則更加劇這種趨勢,把內地人視為病毒。但到了今日,這種單純把「香港人」視為「自我」、「內地人」視為「他者」的觀念,卻已產生更極端的變化。

  對號入座的黃之鋒

  上月一名警員確診感染新冠肺炎,網上隨即有大量落井下石言論出現,甚至有人到警署外開香檳慶祝。事實上,每當有「藍絲」被發現或懷疑確診,網上輿論也大體如此。如果說部分香港人針對、歧視內地人是種族主義,那上述這種連同為香港人都可以變成攻擊對象的思想,已幾近於法西斯主義般的極端民族主義。

  現在,簡單「仇中」兩字已不足以解釋反對派及「黃絲」們的思維,他們的行為邏輯基本上已容不下任何反對的聲音,或者說,所有反對他們的聲音,都會被歸納成「親中」的範圍;支持政府止暴制亂的、反對醫護罷工的、不想封關的都是敵人;世衛的專家稱讚中國抗疫出色,也是敵人;甚至是《時代》雜誌,文章甫公布便隨即被黃之鋒等人批評洗版,算起來也應該是敵人之一。

  過往有暴徒因為覺得內地人入境有傳播病毒的風險,於是在入境口岸附近設置炸彈,那假如這種想法變得更極端一些,又有誰能說清楚他們想剷除的「異己」範圍會有多大?接下來會在什麼地方放炸彈?要是真到了這種情況,那就是無差別襲擊了。

  《時代》的文章有一點說得不對,即使沒有這場疫癥,「修例風波」的醜陋面目還是會暴露人前,上面提到的區議會鬧劇便是一例,新冠肺炎並非是因,不過是「修例風波」本質如此而已。

最新要聞

最新要聞

最受歡迎

7m篮球比分直播网 怎样买基金才能稳赚钱 内蒙古11选5玩法规则 湖北十一选五遗漏走势图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山图表分析 体彩排列七走势图综合版 pk10技巧 冠亚和稳赚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股票价格涨跌 黑龙江22选5走势图2008 排列三专家杀号定胆